王者归来
系长
系长
  • 日元309枚
  • 威望4点
  • 贡献值0点
  • 社区居民
阅读:889回复:0

150名日本右翼人士分乘21艘船即将到达钓鱼岛(图)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8-19 15:15


昨晚,包括8名国会议员在内的150名日本右翼人士由冲绳石垣岛出发,乘坐21艘船赴钓鱼岛海域,前往钓鱼岛“祭拜”,并“宣示主权”,预计北京时间19日上午抵达。对此,我国外交部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日方立即停止损害中国主权。
据这些右翼分子介绍,他们此前已向日本政府发出申请,但当局拒绝批准右翼分子登上钓鱼岛,因此祭拜团将不会登上钓鱼岛,而只是在钓鱼岛周边的海域进行祭拜活动。根据日方的规定,即使是日本人登陆钓鱼岛也必须获得政府许可,否则会被重罚。
在野的日本保守派政党自民党前日商议钓鱼岛问题,批评执政的民主党在“国家主权”问题上“愚蠢”,并要求政府加速推动钓鱼岛有人居住,有效利用周边海域,并尽快推进钓鱼岛的“国有化”。
日本政府当天正式着手讨论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松原仁主张完善相关法律,以便今后“严惩入境者”。

另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二战末期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生的避难船遇难事件的“悼念仪式”18日在冲绳石垣市的纪念碑前举行。国会议员、地方议员、遇难者家属等约50人参加了仪式。

此外,香港保钓船“启丰二号”已与中国海监船和香港特区海事船会合,预计下周二或周三返港。
昨天,香港保钓委副主席陈裕南透露,计划10月再赴钓鱼岛。
日方行动
日本祭拜团昨赴钓鱼岛海域

据报道,日本150名右翼人士昨晚7时许由冲绳石垣岛出发,乘坐21艘船赴钓鱼岛海域,预计今天上午抵达,据了解其中还包括8名日本国会议员。
在中国14人此次保钓行动之前,日本方面已有消息表示,一些国会议员及相关人士组成的右翼党派联盟,打算登岛,祭拜二战末期在钓鱼岛附近遭到美军的炮击身亡的一批日本人。
日本共同社昨天报道,国会议员、地方议员、遇难者家属等50人,昨天还在冲绳县石垣市的纪念碑前举行了悼念仪式,拟于今日在钓鱼岛附近海面举行悼念仪式。
另据日本媒体消息,此次登岛事件后,日本或将加强对钓鱼岛的警备,考虑向钓鱼岛增派人员、船只,并讨论是否进行其他形式的支援,强化海上保安厅的体制。
我方回应
要求日方停止损害中国主权

外交部昨天就日本右翼拟赴钓鱼岛海域活动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日方立即停止损害中国主权。
昨天有记者问:据报道,一些日本国会议员和右翼团体成员18日晚将赴钓鱼岛海域举行“慰灵”活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中方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日方立即停止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动。“中方重申,日方对钓鱼岛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都是非法、无效的,都改变不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中国固有领土的事实。”秦刚说。
专家分析
祭拜是对我保钓行动的回应

中国社会科学院海疆问题研究者王晓鹏分析称,日本对我国钓鱼岛主权和管辖权的破坏,除一些传统方式外,近两年有个新动向,即重视打“民间牌”和“文化牌”,比如此前一些日本议员在岛上进行海钓比赛,又如今天所谓的“慰灵祭”。
日方声称“慰灵祭”是一种日本文化,中国无权干涉。王晓鹏说,这其实是对我国保钓行动的一种回应。
王晓鹏提到,日本政界对钓鱼岛问题的意见分裂为两派,一派是以民主党为首的缓进派,一派则是以在野党和右翼为首的速占派,中国保钓人士实现成功登岛后,速占派迅速占据日本国内舆论上风,给政府不断施压,中日关系有可能再次降到冰点。
钓鱼岛争端还要持续多久?王晓鹏认为这不取决于中国或其他,而完全取决于日本,因为争端由日方挑起。如果要降温,日本政府应站在中日发展的大局高度,以免两国关系发展受到阻碍。
王晓鹏还表示,不断增强在钓鱼岛及附近海域的军事力量存在,是最终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基础。因此要继续推进大海防战略,不断增强登岛、登岸和海上作战能力。同时,海上执法力量要继续坚持常态化管理的目标,实现“两全一高”,即海上执法全天候、全覆盖、高频率。
“中国是唯一一个享有钓鱼岛完整证据链的国家,日本所谓的依据是不成立的。”王晓鹏认为,我国还应该在国际社会上充分宣传我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历史和法理依据。
■保钓行动
“启丰二号”可能周二抵港

据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介绍,“启丰二号”目前已同前往接应的中国海监船和香港特区海事船会合,在其共同护送下一同返航。因船受到一些损坏,且受到天气影响,行驶速度较慢,估计还需4天时间,预计下周二或周三抵港。
船上有3名保钓人士和4名船员共7人。据了解,他们目前健康状况良好。此行负责拍摄记录的王化民,也在船上,将带回此次保钓行动珍贵的影像资料,包括与日方冲突的画面。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陆上总指挥陈裕南还说,船上带回多块钓鱼岛的石头,“准备搞个拍卖会,喜欢的人可以来香港买”。
保钓委拟10月再赴钓鱼岛
据报道,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副主席陈裕南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保钓行动委员会计划10月再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
此外,他说,已与7名乘坐保钓船“启丰二号”回港的人员联系,他们的健康状况良好。
保钓联盟欲起诉日本政府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昨天告诉本报记者,已决定就此次国人保钓行动中受到的非法对待起诉日本政府,“通过法律途径在这个问题上讨一个公道”。目前尚在与律师及一些法律专家沟通。
“日本人在中国的领土上抓人放人,这肯定不行。”李义强认为,日本撞伤中国保钓船只,又在中国领土上随便抓人,“这是绑架行为”。
他表示,起诉的难点,在于之前没有先例。2004年登岛那次船没被撞坏,而这次我方的财产和人权都受到侵害,起诉或将从“损伤船只、强登船只、扣押船只,以及人员在这段时间的损害等方面”入手。
李义强认为,尽管很难,但仍有空间,还需要咨询律师,商量怎么取证,决定是在香港还是在大陆起诉等。“至于会达到什么样的成果,现在还不好说,但要去尝试。”
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介绍,个人或社会组织在本国法院起诉日本政府或者起诉石原慎太郎等,是可以的,但对方应诉的可能性小,这一举措表现出一种爱国热情,应该支持。另一种途径是去日本起诉,但很难赢。

■各方反应
美日将模拟“攻夺”钓鱼岛

据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自本月21日起,将与美军在关岛以及北马里亚纳群岛之中的第二大岛屿提尼安岛,首度实施防卫岛屿演习。虽然此次演习表面上并不以特定国家作为假想敌,但有日本防卫省官员透露,实际上此次演练是假想钓鱼岛“受到中国军队侵攻”时,日方将如何夺岛的情况。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从21日起到9月26日为止,将与司令部设在冲绳的美国陆战队第三远征军(3MEF)举行联合军演。日本陆上自卫队将派出西部方面队15旅(位于冲绳县那霸市)及普通科连队(位于长崎县佐世保市)等队员约40人参加。
报道说,表面上这次演习并不以特定国家作为假想敌,但日本防卫省官员透露,“事实上这次演练是假想钓鱼岛‘受到中国军队侵攻’时,日方将如何夺岛的情况”。
军演的内容包括将从关岛、提尼安岛的海域,利用登陆舰、直升机、船舶等从海空登陆、袭击敌方部队、救援非战斗人员等。
迄今为止,日本陆上自卫队已和美国陆战队第三远征军或第一远征军进行多次联合军演,但实际上将岛屿作为军演场地这是第一次。报道说,这次美日军演是在15日香港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之前就由美军提出的建议。
■我方表态
海军有能力抗阻日本侵犯

国防大学信息作战与指挥训练教研部范进发副教授,前天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提到一旦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发生军事冲突,我国海军有能力抗阻。
有网友问:“一旦发生冲突,导致日本军事力量进入钓鱼岛后,中国是否有能力抗阻?”
“我不认为此次事件会导致冲突,但是一旦发生冲突,我认为我们完全有能力进行抗阻。”范进发分析,双方海军实力各有优长,海军装备质量上日本要高一些,但数量上我们要强一些,特别是综合作战能力,我们有陆海空、二炮四个军种,有能力和信心捍卫国家海洋权益。
范进发表示,从地理位置上看,钓鱼岛距离我国海岸线180海里,也就是330公里,完全在海军综合作战半径之内,如发生战事,我们是近岸作战。
从历史来看,范进发认为,抗日战争的实践留给日本太多教训,应该让日本深刻反省。“当代文明国家的海权建设不应该把对国家利益的保护发展成对外的侵略和控制。”他表示,对于中国来说,强大的海权之剑不会也不应该架在别人的脖子上,但完全有能力把别人搁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挡开。
日本右翼议员先拜靖国神社后拜钓鱼岛
在本次钓鱼岛事件中,日本国内的保守党,也就是右翼分子,趁机加紧了在国内的政治攻势,通过强硬对待中方民间保钓人士的态度和言论,挑起日本国民情绪,以达到重现当年右翼军国主义的“荣光”的罪恶目的,在日本议员带领的钓鱼岛祭拜团中,右翼分子肯定起到主导作用,不出意外,待其从钓鱼岛返回的时候,将受到日本国内“英雄”般的欢迎,这正是右翼所最希望看到的。
二战后,日本右翼势力遭受沉重打击,多年来在持续积攒能量,以期东山再起,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日本右翼近年来势力大增,而中日钓鱼岛之争又让右翼看到了进一步的希望。日本政府在压力之下被迫释放中方保钓人士,并于今日回国。日本右翼趁机展示自己的强硬,9名日本议员带领150人的祭拜团前往钓鱼岛海域祭拜,以迎合国内的不满情绪,趁机捞取政治资本。由于历史上日本右翼势力的极端行为,这种趋势不得不引起亚太各国的警惕。
面对中国政府强硬的表态,右翼势力的祭拜钓鱼岛的举动让日本政府陷入两难。因为中方保钓人士在保钓行动中,中国政府并没有给予官方的支持,并且保钓船启丰二号是从香港出发的,中国政府始终克制地将整个行动定性为“民间保钓”,日本政府的率先介入抓人在外交上本身就让自己处于理亏层面,因此,日本政府最终不会公然批准祭拜团的登岛请求,即使议员参与,也将在官方口径中被定义为“民间行为”,这就更给了日本右翼势力提升自己影响力的机会。
因为日本的舆论已经将日本政府“遣返”保钓人士并允许登岛渔船返航的举动定性为“对华软弱”。右翼势力立即抓住这个机遇,在其国内加大鼓吹钓鱼岛“国有化”的力度,鼓动推进人口常驻钓鱼岛计划,叫嚣加大钓鱼岛周边海域开发力度,等等,以挑起日本国内的民族情绪,加重自己的政治筹码,最终实现自己重掌日本政权的目标。从日本国内媒体的报道看,右翼势力至少已经部分的达到了自己的期望。
当然,仅在国内空喊还不足以影响大多数民众的立场,行动可以加强自己的影响力,于是右翼议员以祭拜钓鱼岛的方式还击中方民间保钓的行动便被谋划出来了,不管能否顺利成行,右翼都将达到的目标:成行则反击了执政党的“懦弱”,提升自己的“民族英雄”形象;不成行则归咎于政府的羁绊,加深日本国内对政府的不信任,为自己的政治形象加分。并且,日本右翼极有可能在本次行动中,冒被政府重罚的代价登陆钓鱼岛,进一步利用事件的影响力图谋政治影响力。一方面强化国内的“英雄”形象,另一方面逼迫政府处罚自己而进一步激发民怨。同时,还可以达到将现任政府陷入外交纠纷的窘境中——中国必然会在外交上施压日本。
日本右翼将在本轮的钓鱼岛风波中为自己在国内挣够足够的政治分数,加上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本来就是保守势力回归的机遇,两者加在一起,日本极有可能由此进入新一轮右翼掌控局面的政治格局,而一旦石原慎太郎之流的极右势力掌握了日本政坛,问题将直接超越日本自己的国内政治。
历史上,日本极右势力给周边各国尤其是中国造成过极大的创伤,这是不可能被忘记的。因此,日本右翼势力重新抬头不仅仅是日本一国的事情了,右翼势力近年来极力否认历史就鲜明的表达了他们的危险性。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东亚大国的中国必须做好全方位的准备。一方面,加紧解决钓鱼岛问题,借此打击日本极右实力的嚣张气焰;一方面要加紧联合周边曾深受日本侵略之害的国家,采用经济、外交等官方加民间的综合手段共同对抗日本右翼势力的复苏,让日本国民看到一旦右翼登台,他们将面临更加困难的发展局面,从而降低日本右翼势力在国内的支持率;并且,要在联合国等层面抑制日本在国际政坛的影响力,必要时动用战后的相关决议,限制日本兵力的继续扩大,因为日本军方,传统上就是右翼势力的地盘。
钓鱼岛问题我们要解决,日本右翼同样我们要防备。对于非常容易走入极端的日本右翼势力,必须要有足够的准备和决心,绝不姑息,只有这样,历史悲剧才不会重演,否则,钓鱼岛问题仅仅是个开端。
保钓者说
2天8次搜身 羁押地仅2平方米
谈及从登岛后到回国的48小时经历,保钓人员透露,他们被非法拘留期间,遭日方人员搜身,2天内至少有8次,甚至不准上洗手间。
被扣留人员均须一直站立
保钓人员卢松昌回忆登岛经过时说,当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多次冲向“启丰二号”,他们随即拾起砖块,扔向对方的船舱,尽力反抗。卢松昌对所受的对待感到十分愤怒,他说羁押地点的面积只有两平方米,同时被扣留的3人均须一直站立。
对于被非法拘留及搜身,卢松昌说,日方不停地审问他们,例如有什么人参与行动、登岛有什么准备和目的等,虽然保钓人员不断重申“不愿意”及“不会”回答有关问题,但日方并不理会,依旧多次审问。
日方人员也不准他们上洗手间,即使他们踢门,日方人员也装作听不见,最后只能用水樽解决小便问题。
光脚跑60多米被日警察摁倒
保钓人员方晓松说:“来自澳门的伍锡尧第一个跳下海,后来又有曾健成、卢松昌等人游上钓鱼岛,他们比我先登岛,警察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我看准时机,像钻缝隙一样,扛着五星红旗就往岛上跑去,大约光脚跑了60多米,才被两名日本警察摁倒。”方晓松十分庆幸自己最后登岛,却是在钓鱼岛跑得最远的人。
日本警方将方晓松等5人分别关押在3个警署,“尽管他们没有对我们进行殴打、侮辱,但对待我们依然不够人性化,虽然有水喝(限量)、有饭吃,但我们有人受伤了,他们却不给包扎,也不给药物治疗。”他透露,两天内至少遭到8次搜身。
前期筹划
“保钓”行动5月开始策划
对于这次保钓行动,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发言人柯华说,他们从5月开始策划。首先召集人员,采用秘密招人的方式,有30余人报名,最后确定登船14人。
柯华称,考虑到海上的风浪,他们原打算6月行动,由于人员问题和与政府沟通,最后改期到8月。
每次出海保钓都签“生死书”
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郑海麟说,“启丰二号”8月12日出海前,船上每一位保钓人士都签署了“生死书”。
2006年10月26日,郑海麟也曾随船出海保钓,但还没出港就因严重晕船不得不下船。他透露,每次保钓出海前,每个人都要签生死书,表示知道这会有生命危险,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