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归来
系长
系长
  • 日元309枚
  • 威望4点
  • 贡献值0点
  • 社区居民
阅读:1312回复:0

孙杨把叶诗文娶了吧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8-04 01:07

田忌与齐诸公子赛马常输。孙膑见他们的马不差太远,马有上、中、下品。于是孙膑谓田忌曰:“再赛一次,我能让你赢。”田忌相信孙膑,与王及诸公子约赛。马赛开始,孙膑曰:“今以君之下品马对王的上品马,上品马对王的中品马,中品马对王的下品马。”就这样第一场下来,而田忌不胜,被判消极比赛,遂被取消参赛资格。

刚看到有人说:孙杨把叶诗文娶了吧,生四个男孩四个女孩,中国游泳称霸2032-2044。——下面的神评论:他们俩结婚真是解决了“先救老婆还是先救妈妈这一历史性难题”。。。。。。。。 笑爆了啊

突然听到解说员说 “这是一名92年出生的老将。”顿时感觉这个世界太特么凶残了,身心疲惫,感觉不会再爱了。

在本届伦敦奥运之前,我一直以为中国是最善于抗议和申诉的。在什邡和启东之前,我一直以为中国人是最不爱散步的。在章子怡和撒贝宁之前,我一直是不相信爱情的。。。

【姓Lu姓Lv 傻傻分不清楚】男举77公斤级,吕小军和陆浩杰包揽金银,裁判又闹乌龙。吕小军抓举完第二把,才休息了1分钟(连续试举能休息2分钟),就被通知第三把超时失败。一交涉,原来裁判傻傻分不清Lu和Lv,把吕小军误作陆浩杰,只给1分钟时间。最后申诉还没成功。

【宁波全城寻找 北仑可爱老外】7月30日下午,一个老外在北仑打的,看错了出租车计价器:把86块看成8600块,老外慌忙丢下4600块落荒而逃,司机越追,老外跑的越远,目前全城搜索这位可爱的老外[偷笑]!如果这位老外也玩微薄,赶紧联系媒体哦

我就想问移动,为什么超出的流量要收费,剩余的流量不累计 ?难道剩下的流量我没掏钱么?

女子200混合泳的颁奖仪式上,现场司仪读叶诗文的名字,听起来很像是“Yeah, she win”。没错!她确实赢了!!

“麻麻为什么金牌和铜牌差这么多?”“孩子,你知道世界第一高峰么?”“恩,珠穆朗玛峰嘛。”“那世界第三高峰呢?”“干城章嘉峰啊,麻麻我们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继续讨论金牌和铜牌的事情啊。”“。。。。你知道的太多了”

你知道么……当你妈大声叫出你全名的时候,你的麻烦就来了………

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为啥阿汤哥每个妻子都在33岁和他离婚。。。

网友们吐槽有关外媒怀疑小叶子服用禁药的言论——“如果检不出禁药只能证明现在的技术还不够发达”——大都慷慨激昂。比如:“菲尔普斯当年得了8金也没见你们有人怀疑”等等,后来神最右适时出现——“我们要有这种药早就给中国男足吃了好吗?”


如何治理北京堵车的问题?
有哪些措施和杠杆,可以作为宏观调控,
对于西方其他城市,是如何治堵的,
可以是各个方面的答案,只要你觉得有效,欢迎各种纸上谈兵,如果有专家回答更好咯。
如果有相关城市规划的入门书籍,也欢迎推荐。

我小時候,台北塞車嚴重到死,後來在李登輝的愛徒,黃大洲的治理下,交通問題基本解決。
雖然黃大洲後來在第一次開放市長民選時慘敗(他原來是國民黨的官派市長)。
但我一直認為,他比繼任民選市長的陳水扁、馬英九,能力都要強上許多。

說實話,正是因為大刀闊斧,狠力進行交通治理,滋生民怨,最終為民粹捨棄。
黃大洲的幾個辦法,我比較理解,(只因當時大學畢業第一年,給台北市政府拍了快五十部紀錄片)。

下面簡單描述:

一、
拆除所有的圓環,(西安人叫盤道),那是真正的道路之癌。

(黃大洲當年拆圓環,遇見不少阻力,因為圓環中,通常有一尊偉大領袖的銅像。)

二、
將主要幹道,全部改為單向道,一條向北,下一條就向南,一條向東,下一條就向西。
加大單向通車效率,非常利害,也非常有效。

三、
單向幹道上,仍保留「雙向」的「公共汽車專用道」,提高地面公共汽車行駛效率。
同時降低票價,將全市公車改為空調車,增加公共汽車的質感和舒適性,鼓勵乘車。

四、
鐵路地下化,消滅平交道。

五、
興建大眾捷呦到y(如地鐵,如高架快速捷撸�

六、
所有的二環、三環,類似大陸所謂的「環狀繞城」或是「穿城道路」,全部改為高架化。
上海交通較北京為佳,就是因為有多條高架道路。

高架,就意味著沒有十字路口,是流通大量汽車的前題。

七、
開放摩托車、自行車、電動車的使用。唯,要加強配套設施。
如專用慢行車道,如二輪機動車輛,路口強制兩段式轉彎,還有大量停車位。

大陸各大城市禁摩,是我心目中,無恥、違法、愚蠢復荒唐的惡劣政策,可以排第一名。

八、
大量開放私人計程車執照。鼓勵叫車服務(開放無線電叫車,強化計程車使用效率)。

------------------------------

以上種種辦法,是確實而有成效的。

(台北和北京,有個最大不同是,台北的各個重要單位,分散很遠,蔣介石深信不把雞蛋被一個簍子的道理,作了很好的調整,沒有像北京一樣,密集的部會大樓,擠到一起。)

(但,台北是一個多河城市,都市建設的盲點,節點非常多,這部份,又比北京覆雜)

我當年訪問黃大洲時,黃大洲說過一段話,叫我印象深刻,
大意是說:「以倫敦、新加坡經驗,道路增加,不能解決交通堵塞」
「限制私家車,一樣也解決不了。」

換言之,按台北經驗,只有用全套新的道路規劃概念,才能解決問題。

黃大洲同時採用了,「改變道路系統」「增加道路系統」「改變民眾出行習慣」……等等,算是真正的多管齊下,成果就是,現在的台北交通,雖然也有堵塞情形,但,相較於二十年前,差別大矣。

黃大洲最瘋狂的事,就是數項捷摺⒌罔F,同時施工,絕對是破了世界紀錄(當時紐約時報的形容)
統一施工,全城大改造,印象中,折騰了超過十年才完成,

雖然留下全新的路政系統,造福後代。

但,卻是自已的政治生命,作為交換……。

是我見過的,少數國民黨威權時代的真正好官。

有一個最好的例子,黃大洲改路時,把許多原來的老行道樹,不辭辛苦地搬到台北市的市郊,
要換在中國,早就一砍了事,還能賣材換錢。

但,這位老兄,偏偏作了許多,沒人知道的善舉。

像台北市內的樟樹,砍材賣了,一株可叫價千萬台幣以上。
他偏偏不賣,花數十萬一株的代價,把樟樹移到市郊一處罕無人煙的所在。
羅斯福路的木棉花,那不是什麼高價木種,他一樣保留,搬到大度路上。

多年後,偶而思及此事,仍覺不可思議。

我曾問他,為什麼這樣堅持。他說,「我是學農業出身,砍樹毀樹這種事,我幹不出來」。

(果然是李登輝的愛徒,李登輝與黃大洲,都是台灣學農出身的官員)
游客

返回顶部